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一十六章:各人自去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听到皇上的这一番话,秦颖月的确很震惊。在皇上问她的时候,竟然本能的摇了摇头……之后,自己才猛的惊醒!如此,可不就等于承认了她只是贪恋权势、承认了她是利用他吗?

    但皇上已经不给她辩驳的机会了,只是平静道:“因为朕知道,你盯准了菀汐的后位。以你的性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但和菀汐比起来,你的确势单力薄。没有朕的宠爱、没有好名声、没有体面的身世……如此,向来不服输的你,会怎样做呢?自然是会想法子培植自己的势力,自然会拉拢朝中权贵。朕想要借你之手看看,朝中到底有多少心不定之人。”

    “但知道你有孕之后,朕改变主意了……因为你怀着的,是朕的孩子。你利用朕,朕自然你也可以利用你。但孩子是无辜的,朕不想连带着把自己孩子也算计了。所以才给了你一条好路走。不然朕由着你错下去,你的下场,不会比庸王谋逆后、你该得的下场要好一些。”

    “颖月,既然朕已经做了决定,便不会轻易更改,所以这孩子是真是假,朕不会追究,你只管离开便是了。”

    秦颖月“呵呵”一声冷笑,道:“宸哥,你是想要逼死我呢……”

    “若真有孩子,你不会死;若有孕之事是假的,死,也是你该得的结局。但是颖月,朕现在已经明白了,你是个很坚强的人,是绝不会自寻短见的。”皇上道。

    皇上说完,深深看了她一眼,便决然地转身离去。

    其实他早该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在那些年少无知的日子里,他真的爱错了人、恋错了人。

    便是那年少过往只是一个笑话,又能如何?只要最终的归处是对的,他这一生,就不算白活。

    “宸哥……”皇上迈出门槛儿,秦颖月叫住了他,“你是从什么时候开是算计我的?”

    “察觉到你的本性之时很早,但算计你,却是很晚。是在知秋的事情之后。朕知道你伤害菀汐,便容不得。”皇上平静道。

    “呵呵……呵呵呵……”秦颖月苦笑两声,眼泪顺着脸颊流淌下来,道,“可是宸哥,我是真的爱你啊……”

    “只是这份爱,到底也敌不过权势地位,是不是?”皇上只是淡淡问了一句,并未回头。

    在他迈出门槛儿的那一刻起,他的年少之错,便已经止了。

    “是啊……”秦颖月喃喃一声儿,“光有爱,有什么用呢……母亲也是爱父亲的,最终,却还不是落得个恶狗啃尸的下场?爱……最是靠不住的。”

    皇上摇摇头,不再说什么,阔步离去。

    看到他那大阔步离去的背影,秦颖月知道,这一次,自己真的输了。输得彻彻底底、再无翻身的可能。

    可是……她真的舍不得这背影,她真的还想多看他一眼。

    年少之时,他的身影总是在她眼前晃,可是她却不曾好好看过。当她想要好好看看他了,他能给她的,却只剩下背影……

    秦颖月轻轻摸了下自己的小腹,这儿,不过是用棉花垫起来的罢了。可是她多希望,这里真的能有个孩子呢……

    宸哥,我是真心爱你的……可我没有容菀汐的好命,我爱不起你……

    如今,权势的梦也碎了,你也没了……

    可是正如你所说,我啊,不是会自寻短见的人呢。

    我的命,得来得多不易呢。

    只要能活着、只要我的容貌还能恢复,一切,就还有希望。

    宸哥,我想你早该知道,我,绝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人。

    容菀汐,此生漫长,有的较量呢。

    秦颖月缓缓起身,唤了身旁的小桃一声,道:“小桃,你去内务府里领了银子,回来收拾收拾,咱们这就带着二皇子离开。”

    小桃眼中闪过一抹惊诧,但看到秦颖月那坚定的面容,却也不敢再说什么了。毕竟小宁子还在呢!

    只是心底里,真的对秦颖月颇为佩服了。都到了这个份儿上,她竟然还不死心呢!其心之坚忍,真的非常人所能及。其对权势的渴望,也真的到了疯狂的地步。

    然而旁观者清,身为旁观者,纵然她再不聪明,却也可以肯定,秦颖月真的再无翻身的可能。

    所以啊,她还是尽快想个法子离开这个疯子。但她可不能就这么空手离开啊,她得有银子啊……陛下给的遣散银,可是个好东西。

    秦颖月,不如你要首饰、我要银子,主仆一场,我岂能看你落魄呢?你的那些首饰,只要你剩着些典当,也够你花一阵子的了。

    ……

    处理了秦颖月的事,皇上紧赶着往漪澜宫去。心底里不乏邀功之感。一路快步走着,自己都觉得好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