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百一十二章:踏上归途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他已经说了他不会再碰别人、也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这样做了。可到底还是在一时气愤之下做了错事。原本碰了别人,已经是一大错事,可这人偏偏又是秦颖月,那可真是错上加错了……

    倘若他能早些用心去想、去解决,早些捋明白了这些女人的事儿,便不会有这些错事了!

    薄馨兰也好、秦颖月也罢、还有宫里的其他女人……他早就该把麻烦扼杀在萌芽之中,而不是糊里糊涂地给她们谋划作恶的机会!

    被君紫夜这么一点醒,皇上真是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啊!

    君紫夜看到皇上那一脸惭愧懊悔的模样,嘴角含笑。心想他烦着阿焰设下这个局,果然不是白费功夫。他知道风兄是个明白人,只是一时高位迷眼罢了。只要有人稍稍点拨,定然瞬间通透。

    而菀汐呢?以菀汐之聪慧,再加上刚刚那番确认,更是容易明白了。

    “菀汐”,君紫夜问道,“若今日风兄真死了,你可会独活?”

    容菀汐摇摇头。自然不会,若他今日真的死了,不管是不是为了她,她都是要追随他而去的。

    若是为了她而死,她便到阴曹地府去报答他的情;若是为旁人而死,她便追到阴曹地府去,缠着他、早晚有一天让他也全心全意地爱上她。

    总之不管生还是死,她是注定赖上他了,怎样都赶不走。

    君紫夜道:“既然你也是为他连死都不怕,又岂能害怕陪他做个好皇帝呢?若让你在失去他和陪着他在未央宫中过一辈子之间选择,你怎么选?”

    自然是后者!自然是后者!

    容菀汐抬头看向皇上,眸光灼灼……她忽然就明白了、忽然就想通了!

    相比于永远失去他的痛苦,即便是在宫墙之中为了他一生厮杀,又算得了什么呢?毕竟只要还在他身边、只要还能看到他,这就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啊!

    看到两人的反应,君紫夜就知道,这一番折腾没白做。

    本就是不习惯浓烈感情的人,很怕一会儿他们再痛哭流涕地说什么感激之言。因而道:“阿焰,让你那小太监将风兄的穴道解了,放了风兄的同伴,让他们快些回去。”

    “嗯,知道了。”慕容焰闷闷应了一声儿。

    说实话,一番玩闹的欢快之后,心底里多少还是升起了些许不甘。明明人已经被他给抓来了,却是自己过了一番嘴瘾之后,又要把人完好无损地给送出去。

    他可从来都不是个好心之人哪!

    可是又能如何?如果不放人,阿夜今晚就要和他翻脸。好不容易才见了一面,他可不想弄砸了,不能让自己连此生唯一的朋友都失去了。

    罢了罢了……再不甘心,却也只能认了。

    容菀汐和皇上都知道君紫夜是个什么性子,知道君紫夜不爱听感激的话,可他们却是不得不说。但却也只是简单地一抱拳,说了句:“多谢君大哥指点”,如此便结了。

    又乐呵着说了几句让君紫夜有空儿一定要去未央宫玩儿的话,少不了也要感谢慕容焰几句,和他说几句客套话。在君紫夜面前,慕容焰对他们可是和气,也着实说了一番冠冕堂皇的话,这才让他们走了。

    出了奉神殿,容菀汐才注意到今晚的夜色。一轮弯月悬在高空,繁星清亮,煞是好看。

    这是雪国的皇宫,是她母亲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她很想要去看看母亲之前住过的宫室,但想来,那里一定已经被王太后给弄得不成样子了,不去也罢。

    按着慕容焰的吩咐,有小太监直接引他们去雪域天宫外的天牢,连马车和马匹都给他们准备好了,是让他们在那儿直接走了。

    容菀汐只穿着一身单衣,皇上怕她冷,便将棉衣脱下来给了容菀汐。

    容菀汐却也怕皇上冷,说什么也不穿上,一定要推回给皇上。皇上道:“这小太监不是说,还有一会儿才能到马厩呢。你若冻着了,路上我还得照看你,可是麻烦。我喜欢被你照看着。”

    容菀汐撇撇嘴,道:“你若病了,我才没工夫照看你呢。反正你周围有那些忠心的属下,让他们照看去好了,我也嫌麻烦!”

    但却还是将皇上的棉衣穿上了。因为知道如果她不穿,皇上定然还要再劝,最后一定直接用强的,还不如痛快些穿上呢。

    小太监很懂规矩,走在他们三步远的地方,不远不近的。容菀汐和皇上便忽略了这小太监的存在,在这雪域天宫里散起步来。

    两人牵着手漫步走着,都是满腹的话想要和对方说,但话到嘴边,却又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因而就这般安静的走着,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