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百二十四章 残阳如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是狂人,神道院三次邀请都不愿来,这位吴寂岂是狂字可言?”

    远处,神道院的骄子眉头微蹙,相互之间议论不绝。

    “祭三巅峰,他十年以来一直保持这个境界,为的就是将祭三意境的狂意淬炼,这种人物非常自负,但也有自负的本钱”

    “跨三境伐敌,对狂人来讲如同探囊取物,这一点却是我辈不及,那血狂之术可增加肉身力量数倍,与蛮古山的蛮化类似,为肉身无双术道之一”

    “西王,你觉得那位是苍吗?”青丘子过来,与阳一霄并立,微微笑道。

    此间人王列的修士也就他们几人,可能看出镇海关前的那位身份的却几无一人。

    生死道轮?似是而非,苍与焽涛一战究竟是本身实力限制,还是故意为之?以苍的实力,焽涛不出百十招就会百去,岂会拖沓如此时间?

    可若不是苍,这西地还有人懂得这生死道轮的神通吗?

    “不是”

    阳一霄说道,负手而立,眸子平静的可怕,盯着那关前大战未曾有一刻放松。

    “霸王到了”

    一座山头上有青年盘坐,黑发舞动,沉默无言。

    “真是霸王,君无情虽阻了他,可未曾想到霸王没有离去,一早就在那边”

    群雄哗然,看到那山头上的青年,年轻一代中没有人可平静。

    “原来如此,昔年霸王曾与狂人一战,断其肋骨七根,狂人再强,强不过号称霸王的杨梵,如今苍对阵狂人,这也是一种另类的交锋!”

    霸王的手下败将如今时隔三年又与苍一战,这让人两眼火热,很想见证一下这另类的交锋,霸王与苍,狂人,三者同为炼体修士,唯有一搏,方可比较高下。

    可此刻,只有区区几人知晓,所谓的交锋如同儿戏,霸王来此,目光从未看向那镇海关,而是茫茫风雪中的一处地方。

    镇海关前,陆神机手持长剑与狂人交战,弈典之法在于循章而破,博弈之间临摹敌手战法,以克制之道败敌。

    可这位狂人岂有章法可寻?

    一声怒吼,血气汹涌,踏步如雷鸣,眼中只有灭敌二字,狂人拳脚并用,似凶虎恶狮,如蛮首搏命,根本不给人喘息的机会。

    交手百招,陆神机便已负伤,背脊处更是断了一截骨。

    “贺兰山的夕霞,夫子关的大火,镇海关南北南顾,唯一可调动的只有第二冰山和第三冰山的守将皇军,或者是后面几关的兵力,可吴天关后乃是第四河川所化的冰山,其后几关要在一个时辰内抵挡救援,却是绝无可能,因此我只要撑过一个时辰,第一日的一战便是赢了!”

    陆神机咬牙,长剑画地,临刻阵法。

    神机一族传承先古之学,除却弈典外,虽无威能绝世的功法,可自有其他困敌之术,只需一个时辰,今日大局便可敲定!

    “一个时辰,他们输了!”

    莫然大笑,看着那夕阳如血,终于松下一口气。

    镇海关前,狂人连破数阵,陆神机便是巧战如神,也抵不住这狂人的霸道,可无论是对陆神机来讲,还是对莫然来讲,这一战本就毫无必要。

    只是为了拖延一个时辰罢了!

    贺兰关外,苍偻老人动手,背后紫萝向天外飞去,与夕阳余晖交映,绽放出万千缕血色的夕霞,铺天盖地,覆在这苍茫大山之上。

    “残阳如血,红霞如歌,念念众生何苦,人生暮年应悲”

    贺兰山内的数千兵将痴迷,如陷迷境,有将士的头发在一瞬间化成白丝,身上弥漫死意,当真如暮年黄昏的老者,垂垂老矣。

    “这就是第八彩,命枯夕霞?”

    赤眼妖王惊叹,率座下妖兵冲去,面对这群老去的兵,只是片刻就被收割掉了他们的生命。

    命枯夕霞,需要七彩极霞作铺垫,这第八彩乃是天地之力,以苍偻老人的道行,只要攫取一点加入在这七彩极霞内,便可衍生出这第八彩的力量。

    日落西山,黄昏命枯!

    贺兰山的万数兵将皆已埋骨此地,只有那豪千隆一人在沉迷进入后幡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