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零七章 疆场急寻的发现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而身边躺着的地黄,那巨大的身躯竟然压死了好几名铜马联盟士卒。虽然全身没有一点着火的痕迹,但是,那双凸出的眼睛,却是急紧紧地闭着,好像连一点呼吸都没有了。

    骆惊风虽然是气息奄奄,但是,最终在林致君的紧抱中,还是睁开了眼睛。

    “致君,地黄怎么样了,赶紧去救它。”

    好像是用尽了最后的力气,骆惊风努力着说完话的一瞬间,又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林致君想解释,但是,骆惊风已经昏厥了过去。就是说再多的话,都是听不到,或着听了也无能为力了。

    之前计划好的要冲击城池的想法,就在这一刻,被地黄的死,还有骆惊风的昏厥完全打乱了。林致君根本就没有其它的任何想法了,眼下最要紧的是,赶紧收拢将士们,就地安营扎寨。

    地黄是好几十名士卒抬着离开了战场,被放在营帐前面。

    而此时,骆惊风虽然是再次清醒了过来,但是,当得知地黄已经死去的噩耗之后,泪水激流着却无法站起来。

    “惊风,惊风你别伤心了,都到这一步,谁也无法挽回。”

    由于巨大的伤痛,林致君也开始直呼其名了。

    “可是,地黄是跟着我……”

    原本抓着林致君胳膊的手,突然垂了下去。骆惊风剧烈地摇着头,泪水已经是断了线的珠子。

    这一战,虽然消灭了差不多是铜马联盟军守城的全部将士,但是,换来的结果是地黄的不幸。更关键的是,彻底击垮了骆惊风的斗志,也击倒了他要攻城的决心。

    这时候,躺在营帐里的骆惊风,除了流泪,就是没有丝毫力气的微弱举动,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成了如此的样子。

    “致君,关将军去了哪里。”

    也许是长时间没有看到关悦的身影,骆惊风在擦拭眼泪的时候,轻轻地问了一句。其实,此时的他,能够努力着将话说完整,已经就是费力的事情了。如果,要大声一点,那只能是一种奢望了。

    “惊风,在我们计划开始搜索寻找你的时候,现了你之前说过的那个山坳之处,出现了大量的埋伏士卒。关将军已经率领左军去围堵绞杀了,应该很快就会凯旋而过。”

    带着安慰般的说话,林致君慢慢地挪动脚步,很亲切地坐在了骆惊风躺着的身边,一脸的忧伤闪现。

    她这样的坐着,尤其是这样的独处,还真是第一次。

    “那就好,但愿这次关将军能够大捷。”

    骆惊风的说话越来越变得有气无力了,但是,一想到地黄的死,他总会用牙齿咬着嘴唇,奋力坚持着。

    毕竟剿灭铜马联盟是大事,不为别的就是要为地黄报仇。可是,眼下的他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关悦身上,而自己,根本就没有激战的可能,连站起来都成了问题。虽然,还有林致君的守卫,可是要想攻击城池,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一定会大捷而归的,关将军是率领了全部左军,应该在人数上没有多大问题。”

    林致君尽量说着让骆惊风宽心的话。

    实际上,关悦所带的左军,并不够原来的编制人数。早在邯郸城一战中,左军的损失是最为严重的。虽然在后来攻破邯郸城有所新增的补充,但是在刚刚开战之前,又做了调整,其中从左军中抽调人马补充到中军最多。当然,关悦在做这些的时候,并没有告诉骆惊风,也没有向林致君说明。

    “但愿关将军能够真的大捷而归,从邯郸城撤出开始,我的心里一直是忐忑不安。总是觉得好像有什么大事要来临,但就是想不起是什么事。”

    骆惊风停止了说话,做了个下咽的动作,算是缓了一口气。

    “但是,现在看来,大事小事是接二连三。彭大伯竟然被清源杀害了,天梅被高湖俘虏了,更惨的竟然让地黄死在了疆场上。”

    他又停止了说话,擦了一把并没有眼泪的脸。

    “我真不希望再出现任何事情,更不想有一点的闪失。”

    说完这些的时候,他的眼神从林致君的脸颊上移开,很艰难地转过了头,朝着营帐的外面瞅着。好像,又一次陷入了深深的怀念中。

    “惊风,你别难过了,战乱年代,尤其是咱们这些征战在疆场的人。那生死根本就没有定数,和咱们一路走过来的人,眼下还真是剩得不多了。而且,都是离世得那么的惨烈,那么快。根本就没有让人准备的机会,可是,我们活着还得继续战斗下去。”

    林致君说完的时候,抬头仰起了脸颊,似乎是对整个过程,来了一次仔细的深思。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