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685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美国对法国的报复来得直接而又迅猛,在艾森豪威尔的授意下,国会先是立刻取消了对法国的经济援助。并且国务卿还发表了对法国的强硬警告。

    在艾森豪威尔看来这就是一次警告,就是要求戴高乐悬崖勒马。按照五星上将身边的智囊的说法,法国人应该会屈服。

    是的,在美国人看来法国同苏联走近其实就是流氓的要挟手段,无非就是接着苏联的由头多敲诈一点经济援助而已。只要美国给法国佬一点颜色看看,法国人马上就会老实。

    只不过让美国人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戴高乐获知了美国中断对法国的经济援助之后,宣布了两件事:“第一是恢复对美国商品的关税,并禁止进口部分美国商品。第二则是宣布同苏联签订了一项优惠无息贷款协议。”

    这两个消息就像两计闷棍狠狠地敲在了美国人头上,这时候他们才发现法国人根本不是什么流氓要挟手段,而是来真的。顿时艾森豪威尔政府就有点慌张了,尤其是艾森豪威尔背后的大金主是相当的不满意。

    比如说杜邦集团就相当的气愤,要求艾森豪威尔立刻解决这个问题。那么杜邦集团为什么会如此生气呢?作为当时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化工集团,杜邦在二战中利用马歇尔计划的便利成功的占据了法国市场。一度在法国市场上是如鱼得水。而现在戴高乐宣布禁止从美国进口的商品中相当大的一部分就是杜邦公司的化工产品,如果法国人真这么做了,杜邦在法国的销售额将呈现出跳水的趋势。你想想杜邦能高兴?

    而作为支持艾森豪威尔上台的大金主,杜邦在这一届美国政府中可是相当有影响力的。而艾森豪威尔很快就感受到了这种影响力。

    不光是杜邦,通用汽车的总经理也就是现在的国防部长威尔逊也马上出面警告总统:“通用汽车的部分产品也在法国禁止进口的名录之内……这引起了通用集团董事会的强烈关注,董事会希望总统您尽快解决这个麻烦……”

    好吧,艾森豪威尔有点焦头烂额了,后面陆陆续续一系列的美国公司全部派出了代表或者议员前往游说,一时间他这个总统是坐蜡无比。

    无奈之下,艾森豪威尔只能派国务卿杜勒斯紧急前往法国磋商,希望设法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杜勒斯跟戴高乐之间的会谈还顺利吗?怎么说呢?对杜勒斯来说恐怕不是那么理想,倒不是说戴高乐油盐不进,根本就不鸟杜勒斯。戴高乐没有那么傻,事情戴高乐的态度是无可指责的,甚至姿态还放得很低。按道理说杜勒斯这个国务卿由总理或者外交部长接待就可以了,但是戴高乐却亲自去迎接这位美国国务卿,用他对记者的话说就是:“法国人民永远也不会忘记美国人民对法国的解放做出的巨大贡献,为了向美国朋友表示我们诚挚的谢意,由我亲自前往迎接也是合适的。”

    不得不说,戴高乐太聪明了,他的低姿态赢得了一致的赞赏。哪怕是之前觉得他对苏联友好强于对盟友友好,或者干脆就是亲近美国的那一批法国民众也对这个有些霸道的总统转变了看法,用后世时髦的说法就是黑转路或者路转粉。总之他的低姿态让他的支持率更加走高。

    后来戴高乐不无得意的对好友说道:“仅仅是放低姿态就赢得了一大波民心,这笔买卖做得太划算了。而且这也将美国人放在了火上烧!”

    戴高乐为什么说将美国人放在了火上烧呢?因为杜勒斯此次出访法国的态度是很明确的,不说是完全强硬,至少是比较强硬的,不客气地说就是来兴师问罪的。

    而当杜勒斯走下飞机舷梯看见在红地毯那一头迎接的竟然是戴高乐本人时,不禁大吃一惊。他肯定不是受宠若惊,杜勒斯可是一只老狐狸,作为国务卿的他其实比作为总统的艾森豪威尔更难缠,因为他深谙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经常的跟各国的老狐狸打交道,早就对其中弯弯绕绕门清。而艾森豪威尔更像是个专业的政客,对内搞办公室政治和发展人际关系他很擅长,但是在国际事务中他水平有限,反而不如杜勒斯那么敏感。

    见到是戴高乐专门前来迎接,杜勒斯就知道这一趟法国之行不会轻松,所以从后来的记者拍摄的照片来看,这位国务卿同戴高乐握手的时候眉宇间能见到一丝忧虑和严肃。

    和杜勒斯的猜想差不多,虽然正式会谈中戴高乐并没有马上出面,而是由法国总理跟他谈,但是这场谈话几乎是毫无建树,法国人的态度十分坚决,不同意取消对部分美国商品的禁止令,也不同意中止同苏联的合作。

    双方来来回回扯皮了N个回合之后,杜勒斯终于烦了,他要求同戴高乐直接进行会谈,并给出了最后通牒:“如果法国政府无意解决实际问题,也并不在乎同美国的友谊,那么美国政府也不想浪费时间。”

    说实话,这已经是杜勒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他必须让法国人看到美国的真实态度,必须迫使法国放弃那些美国不可接受的外交政策。只不过让杜勒斯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番表态很快就被法国外交部的“不称职”的翻译捅了出去,顿时法国舆论界就开锅了。

    前面说过,戴高乐的对美国和对盟国策略是让一部分法国人不高兴的,这一部分法国人是亲盟国和亲美国的,对于共产主义的苏联是发自内心的厌恶。但是戴高乐放下身段的迎接让他们比较满意,让这一部分法国人认为总统还是很尊重民意尊重美国的。

    而现在杜勒斯这番霸道的言论一出来,再加上法国有关部门的成心引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