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08章 一言不合世界首富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滚滚长江东逝水,亿万失业满江红。

    初音智能的死神镰刀,不为尧存,不以桀亡。

    站在顾莫杰背后的,别无他人,唯有天道二字。

    如果要给这幅宏伟壮阔的画卷配上一张图和弹幕,最贴切的莫过于当时网上最著名的那张B-52轰炸机地毯式轰炸投弹图,以及下面的字幕:“你若不迈向民-主,民-主必奔你而来。”

    不拥抱人工智能时代者,灭!

    不知道新时代应该专注于何种谋生技能、依然蝇营狗苟于已经被淘汰的东西而心存惋惜者,碾!

    但是另一方面,无数新的工作岗位,随着初音智能的脚步被创造出来,足以填补全人类的工作需求。

    比如,2013年底的中国网游市场上,就开始出现一类新的氪金网游——抢BOSS能出人民币,玩游戏就有机会抽红包,每天总送金额数万元甚至十几万元——当然,这些氪金游戏并不是初音娱乐出的,而是一些藤迅系或者别的更LOW的页游发行商出的。

    这其实就是新时代就业观的一种缩影写照:

    曾经,每个人都要花钱打网游;

    渐渐地,演化出无数“免费网游”,不想装逼踩人的玩家,不用给钱,只要捧个人场就行了。而花了钱的玩家负责为开发商贡献金钱、大杀四方;不给钱的玩家提供被杀资源,被氪金玩家杀成孙子一样。

    有钱的捧钱场,没钱的捧人场。

    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尊严。

    然后当非人民币战士发现游戏好痛苦、每天要付出尊严,简直和打工一样无聊,开始流失之后——氪金运营商告诉了他们一个道理。

    没错,你们不是在打游戏,你们就是在打工!

    觉得无聊了?没关系!打一天游戏50块红包!这些玩家的职责就是每天赚50块钱,然后演人肉沙包被出了钱的人杀个痛快杀个爽。

    撸阿鲁上不也有每天打工赚等级分、然后在人民币大神面前组织“导演队”送人头、把人民币大神送上钻石或者王者的么?

    那些出卖尊严的玩家,就是在打工啊。

    物以稀为贵的原则,价值理论的原则,是永恒有效的(除非哪一天连资本注意都灭亡了)

    当物质极大丰富、只有装逼感稀缺的时候,人类为了装逼感额外买单、装逼业可以比满足物质需求创造更多工作岗位的时代,自然会来临。

    那些原先在人类看来不该收钱、自给自足的需求,当然也会形成产业。

    只要人类的欲-望没有被满足,就一定会有工作岗位去负责解决这些欲-望。

    而这样的新兴工作机会,只是沧海一粟。

    按照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人类在吃饱穿暖之后会追求吃好喝好,再满足之后,就该追求社会尊重感了。

    人类买豪车、买牛逼首饰和手机,买奢侈品——这些东西超出日用品部分的溢价,不就是为了“社会尊重”或者说“装逼属性”么?

    而科技的进步,物质再丰富、物质生产力再强大,也没法快捷地满足几十亿人的“求社会尊重”。

    爱马仕的包包,如果人手一个,也就不装逼了。

    工业化大生产可以让全世界人有饭吃,有衣穿,有车开,有房住,却不能让人有逼装。

    要让全人类有逼装,只能依赖重归精细定制化的模式,把几十亿人的“分别心”找回来。

    顾莫杰和初音,就是满足未来全人类有逼装、能找到自我存在感和与他人分别心的需求的。

    在初音智能为首的新一代人工智能企业的推动下,未来地球上“两成劳动力提供物质生存需求的生产,八成劳动力提供装逼所需精神分别心的生产”,不正是一个很显而易见的趋势么?

    所以,尽管“运营商花钱雇佣贫穷玩家进网游被人民币玩家屠杀”这种“人肉沙包”型业务,目前看来让一些人反感,但是它正是人类转型的一次尝试。

    一次如何“让世界上未来大多数劳动力去提供装逼资源”的尝试。尽管目前还很幼稚、粗暴、

    而对于那种不愿意改变,仇视一切改变和进化,只靠死记硬背获取谋生技能的生物,但凡没法适应时代变革和快速学习、信息爆炸的,最好的归宿就是让他们抹脖子自尽。

    自尽前别忘了祈祷一下,最好重生回七八十年代,做一个脑子里自带资料库的囤积型学霸,那样他们才有机会在信息爆炸和智能爆炸之前赚够一辈子所需的钱。

    为了天道进化,纵然屠去亿兆生灵,吾往矣。

    全球的资本市场,全球为全球化叫好的资本家们,在为初音智能欢呼,为即将到来的初音网络科技IPO欢呼。

    12月21日,第一届“初音杯”围棋赛决赛的日子。

    也是初音网络科技纳斯达克IPO的日子。

    大半年之前,初音网络科技被拆分出初音钱包、并另组“蚂蚁金服”之前,当时的初音网络科技估值已经超过1500亿美元了。

    拆掉了一个市值270亿的初音钱包,修修补补调整一下,2013年6月时初音网络科技的估值是1300亿美元。

    后面这半年,因为人工智能的大潮,因为QE后的智能大发展,因为“读心术机器人”对藤讯微信用户中的铁杆耿直男的分崩离析瓦解挖角,初音网络科技的盘面也在越来越大。

    仅仅半年,光是过亿的新用户增长,就让初音网络科技的估值重新涨到1600多亿美元以上。

    这还算没初音在“内容推送人工智能”领域和“社交网络广告业务投放”方面有机结合,带来的额外收益——

    要知道,在原先的时空,FACEBOOK是一个和藤讯规模市值差不多的公司,两者的营收和净利润也差不多。

    但是,藤讯是一个疯狂靠游戏捞金的公司,而FACEBOOK却不怎么做游戏。

    那么,FACEBOOK的钱是从哪里赚来的呢?绝大多数靠广告!

    FACEBOOK的用户规模不比藤讯大,可见FACEBOOK的广告效率起码比藤讯高数倍。

    FACEBOOK之所以可以达到这么高的广告收费效率,最大的优势在于“猜测用户喜欢,并且用推送人工智能把客户有最大喜欢可能的广告内容推送给客户”。

    换句话说,QQ秀栏里面放的广告,和FACEBOOK聊天软件窗口里的广告,被用户有效点击的概率其实差了好多倍。

    FACEBOOK之所以可以做到这一点,就在于扎克伯格在深度学习型人工智能最开始应用的时候,就关注了“猜测用户主观喜好”这一方面,并且近十年如一日地优化他的算法、细化归档他的用户习惯大数据。

    麻花藤在人工智能方面就是个白痴,所以他白白浪费掉了藤讯的机会。

    而如今的顾莫杰,在人工智能领域当然比扎克伯格走的更远。

    前几年他只不过是在和麻花藤肉搏血战,所以出于种种考虑有些招数不好拿出来——这里面确实有多种考虑,倒也不仅仅是怕便宜了山寨狂魔。

    如今麻花藤倒下之后,顾莫杰在亚洲社交市场再怎么强化对用户偏好分析的大数据、智能投入都不为过,“初见”的广告收益自然也是蒸蒸日上。就算暂时还没追上FACEBOOK,那也是指日可待。

    换句话说同样10亿用户在麻花藤手上,他只能靠卖游戏来赚和拥有10亿用户的扎克伯格一样多的钱。

    而顾莫杰不仅要赚和扎克伯格一样多的钱,还要赚和麻花藤一样多的游戏钱,两头都吃干抹净。

    这一切,残酷的资本市场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第一届初音杯结束,在人类比赛环节,中国棋手古力荣获冠军。”

    “在人机对战环节,‘初行者’围棋机器人正式击败所有4名进入四强的人类选手,当之无愧成为世界第一。”

    “在人机对人机环节,中国选手古力击败孔杰,成为这一新领域的世界冠军。韩国选手李世石未能进入16强。”

    布局实力弱气的韩国人,在新出现的半人马型比赛中,出现了几乎全军覆没的惨状。他们的技能和机器高度重合,注定了是新时代第一批要被淘汰的人。

    ……

    “初音杯”结束的同时,在纽约的纳斯达克交易所,顾莫杰正要登上敲钟的舞台。

    按说,都是12月21号的活动,围棋赛都下了一整天,出结果了,顾莫杰这边早就应该敲完钟了才对。

    但是,谁让中国时间比美国时间早呢。

    初音杯作为一项在钱塘举办的赛事,当然要用本地时间,也就是比纽约时间早12小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