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二十一章 我是你丈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季予乾手上撕裂的疼痛传来,他咬牙忍着,紧紧抱住怀里骨瘦如柴的周嘉敏就是不松手,“嘉敏,别怕是我!”

    周嘉敏见“自救”不成,身体又被个男人死死地困住,她惊慌失措中凄厉地大喊起来,“姐姐、姐夫,救命!”,“易茹、小夏,你们在哪?快来救救我!”,“救命!”……

    听着周嘉敏凄楚的求救呼喊,季予乾的身体随之一震,他仿佛亲历了周嘉敏跳楼前的场景;周嘉敏在季予乾怀里死命地挣扎着,季予乾腾出一只手按下病床上的呼救铃。

    周嘉敏借此机会挣脱出一只手,反手一个耳光重重地甩在了季予乾脸上,季予乾一愣之下走神,手上力道减轻。

    周嘉敏拖着自己被纱布、石膏禁锢的两条腿,不管不顾地滚下病床,摔落地面带来的疼痛使她几近晕厥。

    跑进来的医生见此景,急呼一声,“季总,先别动患者!”

    季予乾止住自己伸手去扶周嘉敏的动作,极度痛心地看着在地苦苦向前匍匐的心上人,自责之余有种想流泪的冲动。嘉敏,我该怎么办?

    周嘉敏依旧声嘶力竭地叫着“姐姐、姐夫”,喊着“救命”,医生蹲下来,“不用怕,我们是来救你的。你现在安全了!”之后他朝季予乾递一个眼神,又指挥护士去扶周嘉敏。

    季予乾颓然走出病房,靠在门旁的冷墙上深感无力。嘉敏,你为何要一次次折磨我,让我在你面前永远都是束手无策。

    一会儿,医生、护士走出来。医生让护士先走后,才低声对季予乾说道:“季总,您太太现在认知混乱,加上她之前又是因为那个原因跳楼,她肯定会特别怕陌生男人,一个不经意的触碰都可能刺激到她。在您没完全取得她的信任之前,和她接触时最好保持一定距离。”

    季予乾已然意识到了这一点,他点点头,“我知道。”

    “我们刚刚给她打过镇定剂,现在又睡了。等她的伤好差不多时,找个恰当的时机,带她去看心理医生。”

    “行,这事到时看具情况,咱们再沟通。”季予乾道。

    医生准备走时,又犹豫一下,“季总,我还是得提醒您一下。季太太这种情况,即便她可以康复出院,你们同房时,都要小心谨慎些。”

    季予乾完全领会医生的意思,“我明白,谢谢!”他再走进病房,走到周嘉敏床边看着她皱紧的秀眉、抓着被子的双手,叹口气,退坐到沙发上。

    周嘉敏手腕上那条手链,依然自顾自地闪烁着光芒,季予乾盯着手链看了一会儿,觉得那冷光无比刺眼。他闭上眼睛靠在沙发上,回想着与周嘉敏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

    田婶带积木到病房时,周嘉敏还睡着。季予乾抱着咿咿呀呀嘴巴不停的积木,愁苦道,“儿子,你妈妈能不能想起爸爸,就全靠你了,帮帮忙好不好?”

    一岁多的积木,像听懂话一般,不停地点着自己的小脑袋,“嗯,嗯,嗯!”

    之后,他才注意到躺在病床上的妈妈。

    积木不看妈妈还好,一看妈妈挣着下地哇哇大哭起来,近两个月的分离,孩子越哭越委屈,伸出两只小手用力地拍着周嘉敏的病床。

    季予乾抱起孩子去安慰,田婶拉拉季予乾,“少爷,把积木放下吧,让他哭哭也好。孩子的哭声有魔力,当妈的听不得孩子哭,一会儿嘉敏就能醒。”

    季予乾重新把积木放地上,积木见叫不醒妈妈来了小脾气,伸出小手去拉周嘉敏头发,在妈妈被子上乱抓乱挠一通。季予乾想上前制止,却见周嘉敏缓缓睁开眼睛,为避免再度刺激到她,季予乾识趣地往后退两步,示意自己身边的小夏过去。

    小夏走到积木旁边半蹲下还没说话,就见周嘉敏盯着哇哇大哭的积木缓缓地伸出手,“宝宝?”

    积木听到妈妈的声音,哭的更凶,“妈妈,妈妈!”叫个不停。

    “妈妈?”周嘉敏重复一句。积木伸着两个小胳膊要找妈妈抱,见周嘉敏一直没理自己,就用两只小手抓着床单,拱着小身子往床上爬,边爬还边往床单上蹭着眼泪和鼻涕。

    季予乾看在眼里,心疼孩子,伸手想去抱积木。周嘉敏此时挣扎着半坐起来,伸手去给积木擦眼泪,“宝宝加油,自己爬上来,妈妈相信你可以的,上来妈妈就抱抱宝宝。”

    积木获得了妈妈的鼓励,边抽泣边鼓劲...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